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图片 >> 天地之间 第一百九十七章 淫窟性奴 更多>>
 

    天地之间 第一百九十七章 淫窟性奴

    时间:2018-05-17 飞龙厂旁边位于江陵市北部的这座小镇过去是专门以木业加工和运输为生的,以前小镇里的街道上大大小小的开了不少的木材商行也曾繁荣过一段时间,而过去小镇上的人也就是靠此收入来维持生计,但随着这几年国家对森林保护力度的不断加大,那些曾经兴盛一时的木材加工厂也纷纷歇业,随即镇上越来越多过去靠此谋生的人也到外地另谋生路,现在整个镇子的经济来源大多数靠蔬菜种植和城乡观光旅游业来带动。
      不过镇子旁边那数平方公里连绵的深山莽林对那些旧居都市人还是很有吸引力的,总有一些市里的冒险客和踏青者会光临这里,那些继续留在这里的人们会借此大赚一笔,而小镇也只有在此时回让人看到一丝旧日繁荣的影子。
      由于现在春节已过,游客稀少,镇上的人也有不少外出干活,因此整个镇显得异常宁静,路上只是偶尔有几个人走过。镇派出所只有不多的几个警员本就不能有效控制这片广袤的地域,这种环境正是那些罪犯的天然避护所。
      就在靠近小镇边缘的山上有属于我的卧龙山庄,由于疏于打理从外面看显得很有些破败的感觉。大铁门紧闭着基本不开,一般是傍晚时分,偶尔打开后,便有一辆显得有些陈旧的长安之星麵包车悄然无息地开进或者开出,只有这时人们才能确认这里还有人出没。
      但人们经常一连数日见不到人车出来,整栋山庄跟没有人一样,附近不多的几户邻居只大致知道这个山庄好像属于山下的飞龙药厂,但从没有到过里面或知道更多的细节,反正城里人总爱干些古里古怪的事。
      但谁又能想到就在这座看似安静的卧龙山庄的小别墅下却隐藏着一个怎样的兽慾魔窟,每当屋子的主人回到这里,就会从那阴森的低下淫窟里隐隐传出女人时而凄厉时而摄人心魂的浪叫声和男人的淫笑声,只是这声音被厚厚的水泥隔层牢牢地锁在了地下室里,人们更本听不到,当然他们也就无从了解到在这地下室里会是怎样的一副淫蕩画面。
      这是一幢小巧别緻的小别墅,掩映在卧龙山庄的深处,外面看起来普普通通,其实却另藏玄机。在地下一层到楼上的三楼,分别布置有数间宽敞而完整的房间,连里面的装修都整整齐齐,各种设施一应俱全,这个隐秘的场所正是我和众多妃子们最近数月来的努力成果,準备用来调教御用美貌性奴的淫窟据点。
      「绝对的繁华造就绝对的堕落」这句话很能概括今天人们的心态,物质生活丰富了人们就自然有了别的慾望,夜幕下的卧龙山庄也是属于罪恶的。
      车子开进别墅的地下车库后,我反手搂住甜兔景甜一把拉了过来,亲起她的小嘴儿,景甜一下羞红了脸。自己这个野老公,还真是什么都敢做。不过那点也确实算是一个长处吧。要不然也不能让这么些姐妹们对他这么依恋,她深知被我插入那种猛烈销魂的滋味完全可以让她死掉都乐意。
      想着那浑身电流遍布全身的快感,那充斥着身体的充实的感觉,让她自己也觉得自己有的时候好踏实,这也许才是他最大的魅力吧,让姐妹们甘心沉沦在他的身下,任意的逢迎承欢,不过这些怎么能说的出口呢。
      看着面前景甜大校花晴川头号佳丽这张吹可弹破的粉红色的小脸,水灵灵的大眼睛,娇翘的小鼻子,甜美动人的小嘴,还有那在搂在怀里感觉到圆润肤滑的臀部和美腿,我不禁嚥了一口口水。
      下车以后,是一个简短但不失热烈的欢迎仪式,我的四大妃子~~骚妃月琴、艳妃晶红、浪妃璐瑶和甜妃玲玉开客厅门口一字列开,齐齐整整美不胜收的感觉,我一一拥吻感觉她们的艳情如火。
      坐在沙发上和我的旧爱们左拥右抱缠缠绵绵的时候,车上的美女包括猎物们纷纷下车走进一楼客厅。此时我真正感觉自己已经掉到了淫窟中去了,这满车算上我压在胯下美美淫媾替我磨枪擦炮的媚兔陈好,开车的玉凤和身边的景甜、叶锋、石倩,还有捆在面前即将任我鱼肉糟蹋的骚狐范冰冰,以及随后赶回的华英、瑛侠等,整整八名大大小小的美女简直就是一个个妖精队啊。
      玉凤这次一直陪我出行,枕席之间侍奉得极其到位,我让侍女亚丽安排她和随后车长安之星赶回江陵的瑛侠去小宾馆休息,等明天雯丽潘莉她们过来时再接她回去。
      而剩下的女人除了被我搂在身边须臾不离的甜兔景甜,剩下的被分成了泾渭分明的两类,一类是胜利者,包括叶锋、华英,而其余的范冰冰、陈好、石倩则成为失败者,也就是战俘,当然她们这些绝色选美佳丽算是很珍贵的漂亮女俘了。
      我鬆开怀里的甜兔,让骚妃月琴拿了根黑色的带绒毛头的黑森森阴冷而淫邪的马鞭给我,站起身来冷冷地在三位美女战俘面前走了一转,然后用马鞭敲击她们由于恐惧而瑟瑟发抖的美腿膝盖,命令她们跪下,杀杀平日里这三位高傲公主的傲气。
      先是媚兔陈好、然后是倩狐,最后是骚狐冰冰,娇滴滴的三女终于鼻涕一把泪一把地乖乖就範,跪在我和众女的面前。
      我对面前的华英和叶锋讚许地点点头,小声在她们耳边说,「你们去选一下,每人选一个,选中的这两天就当你们的奴隶,让她们学习下今后伺候爷的规矩,不要被宠坏了。只是注意不要玩伤了玩残了啊!」
      听我这么一说,逐渐兴奋起来的华英一马当先冲了出去,抓住三女中最为美艳出众娇艳得像一朵花的范冰冰,任她哭闹不已弄进地下一楼的小隔间里美美享受去了。
      媚兔陈好抱住我的脚苦苦哀求,加上身边的甜兔景甜帮忙说情,我放过了她,让她和景甜一起跟着我,算走读生。而叶锋最终拉走了石倩这个长髮鹅蛋脸的长腿大美女,当自己精神上重压下的发洩工具,虽只是个同性美女,但也可享受欺辱玩弄的快感。
      清理完自己带来的鲜货,二楼的门打开了,从楼上,傅春花、谭仙娇、苏香萍和李晓虹四名美女各牵了条雪白动人的近乎全裸的雌犬从楼梯上下来,当四只雪白漂亮的母狗在我面前四脚着地一字趴开,抬起她们俏美的脸蛋儿时,厅中顿时玉体横陈,脂香粉浓,一派艳色。
      虽然客厅的地热开着温暖如春,但我身边的媚兔陈好和甜兔景甜都不由得心生寒意,因为这是四名活色生香的大美女,有两位是她们认识的,就是香萍牵的张英和晓虹牵的吕薇,晴川佳丽大赛的入选佳丽啊。
      另外两女她们当然不认识,但我则很清楚她们的底细了。春花牵的是天龙四美之一的赛貂蝉郑平莎,而仙娇则牵着原来天龙车班一枝花的段婷婷。
      我招了招手,让月琴和晶红这骚艳双妃为我宽衣,然后眼珠一转指着身下说:「春花你过来,也顺便有请大美人儿平莎。」
      赛貂蝉平莎一咬银牙,挪身跪着爬到我的胯间,樱唇微分。身边的婷婷凄声叫道:「平莎姐,自重啊!」我双目一寒,拎起了手中的马鞭,平莎似乎怕我迁怒于婷婷,连忙俯下臻首,把我一路上淫媾了整整一夜的老二含在口中。
      大美人儿温暖香软的小嘴暂时平息了我的怒火,沖婷婷喝道:「贱奴,你家平莎姐是心甘情愿,那里有你说话的份儿!」婷婷望着平日里高雅华贵的天龙公司总经办副主任郑平莎象娼妇般把我的老二含在口中,想想自己今后悲惨的命运,心痛欲裂悲泣不已。
      待平莎木然就範以后,我又吩咐乳房丰满、脸蛋俏丽的张英和吕薇站在自己身侧,捧着乳房在颈侧肩上四处磨擦,让车班一枝花婷婷跪在平莎身旁,面朝房门,高高翘起雪臀,任背后的脚趾在自己柔嫩的花瓣上粗暴的来回挑弄。
      身边众美环伺,特别是天龙四艳之一的赛貂蝉平莎亲自给自己吹箫,除她以外,媚妲己潘莉已经是我的人了,而没到手的甜西施张燕燕和浪玉环汪玉明这对母女花想想就让我的慾火高炙,今夜,必将是个不眠之夜啊……
      「呜呜,不要啊!」「不要!范狐狸,流了那么多骚水还有脸说不要。我还没爽够呢!哦骚冰冰,你的肉洞好舒服让我不想出来了」
      「啊」从地下室不断的传出男人挑逗性的言语和女人的浪叫声,耀眼的灯光下一个女人俏脸妆扮细腻、花枝招展,但全身一丝不挂仅在脖子处扎了条艳丽的丝巾,两条长腿上套着性感的肉色长筒丝袜,穿着乳白色带踝扣的包头中空细长高跟鞋,趴在一张大床上。
      此刻她的双手被丝带牢牢的反绑在身后,美丽的秀髮散乱床头,强烈的灯光突显出女人正在受虐的身体,女人的身体被摆成淫蕩的造型,丰满的屁股高高翘起,连同阴户完全暴露在身后同样一丝不挂的男人那淫亵的目光下,男人可说是微胖的身上却有一条极其粗长的阴茎,此时正凶狠的刺进女人那已有些红肿充血的肉洞里大幅度的做着活塞运动,两只手紧紧控住了女人的柳腰控制着抽插的速度,并时而游蕩在女人那对下垂的乳房和其他敏感地带上。
      显然女人已被干了相当久了脸上浮现出痛苦却有陶醉的表情,身体在男人有节奏的动作下不断的起伏,两只套着乳白色性感高跟鞋的脚绷得紧紧的,男人的精液和自己的骚水早已顺着屁股沟流下在身下湿了好大一滩。
      这个男人就是我,而在身下的女人正是被我活绑来的美艳女演员、晴川公子黎小兵的少夫人、骚狐狸范冰冰,在把猎物带进巢穴后我便急不可耐地对被俘的这个可怜的美艳女人展开了性攻击,简单休息并接见了雯丽潘莉两位夫人,交了公粮待诸多事项安置下来以后,到现在为止已经三天了,期间我甚至抛开了晴川俘获的其余猎物,乐此不疲地死钉着范狐狸的阴道疯狂抽刺。
      身下的范冰冰早已不醒人世地瘫软在床上失去了反抗的意识,刚被我淫虐姦污时她还极力反抗但双手被缚的她最终还是成为我这只色魔肉棒下下的性工具。此时她感到全身火烧般的热,随着我阴茎每一次深深地顶进自己的阴道,触及自己的子宫,屈辱和快感便同时冲击着她的理智防线,身为女演员的她竟然惨遭一个男人的绑架最后还被凌辱,范冰冰觉得耻辱万分。
      「哦,宝贝儿!我又要射了哦……」我的动作越来越快,最后随着一声哀鸣,又一次把我那本已不多的存货射在了范冰冰的阴道里,原本粗大的阴茎顿时软了下来滑出了女演员的阴道。我扔下只有喘气的劲的范冰冰的身体,坐在一旁休息。
      真是太令人兴奋了,没想到计划实施得这样成功,自己真的在姦污一个美貌女演员。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萌生了一个邪恶的念头,抓一个电视上电影里漂亮的女演员好好地姦污她把她变成自己的性交工具最后还要把这个高傲的女人调教成淫蕩下贱的暗娼家妓。
      为了实施我的罪恶计划,我一直致力于将卧龙山庄打造为準备调教美女们的淫窟,这里远离市区人口稀少交通也不发达且地下室的上面是一间普通的小别墅,我没花多少钱就整治出一个绝佳的场所。
      最后我开始选定猎物,利用晴川的机会我仔细挑选着美貌的女演员,不幸的范冰冰就这样成为了我的目标,以前颐指使气县剧团高傲美艳的这个婊子,没想到即使被晴川公子黎小兵收入囊中以后,这个艳妞还是那么美艳动人而且还多了几分成熟女人的韵味,正和自己的口味。在缜密的筹划以后我毅然动手,事情发展得异忽寻常的成功,现在这个曾经如此远在天边的漂亮女演员已经被我压于胯下,被自己蹂躏的几乎要脱水了。
      已经被姦淫了快两小时的范冰冰又被我命令跪在床下,这一次的目的是口交。刚刚经过一场激烈「肉搏战」的范冰冰此时仍然没有回过神来,丰满的屁股无力地坐在自己的小腿上,白色的粘稠分泌物还在不断地从她的骚穴里缓缓流出,她不知道刚才我在她体内射了几次,只记得自己歇斯底里的在我那根肉棒上不停的做着机械动作直到精疲力尽。
      现在我又马上要和她进行口交,一想到自己马上要把那根沾满了精液和自己淫水的腥臊大鸡巴喊在嘴里,一股强烈的噁心感立即涌了上来。可她已没有反抗的资格了,作为性奴只能服从主人的一切命令。
      范冰冰呆滞地看着同样一丝不挂的我走到自己面前,那根刚射完精的阴茎就处于范冰冰的面前,软绵绵地挂在那硕大的阴囊前来回晃蕩着像一条虫子般丑陋极了。整条阴茎都沾满了粘稠的分泌物还发出了光泽,一股浓烈的腥臭味向范冰冰袭来,令她不由的把头转了过去,却又被我转了过来。
      「贱人!还等什么,要我教你吗?张开嘴,把它全部吞进去用舌头舔,如果你敢用牙齿咬的话就有你好受的,明白吗!」「是,主人。」漂亮的大明星范冰冰在我威吓的目光下终于挺起了身体,张开美丽的小嘴伸出舌头,双手捧起我黏呼呼的性器将阴茎默默含到了嘴里,但她只把肉棒吞进一半便停住了。
      「怎么,我说的不明白吗?要全部吞进去,快!」我又命令道。
      终于范冰冰将我的肉棒全部含到嘴里,此时体内的淫慾之火似乎开始烧遍全身。她用力向前挺起身子,红着脸努力地收缩双颊用柔软的舌头开始一点一点舔着我的阴茎。
      看到刚被自己征服的猎物,现在正顺从地跪在自己的胯下拚命用嘴为自己提供性服务,我心中充满了邪恶的满足感,一手抓着范冰冰的头髮,一手托住她的下巴,开始快速地在她的樱桃小嘴里抽插起来。刚才软绵绵的阴茎又开始膨胀了,几乎塞满了漂亮大明星的整个口腔。范冰冰有些吃不消了,「呜呜」地发出凄惨的呻吟同时忍不住摇动起性感的屁股。
      但我此时正在兴头上那里肯放过,每一次的抽插都把龟头深深的刺入女明星的喉咙深处。范冰冰仅能靠鼻子呼吸,这几乎使她窒息。我这时候的感动和姦淫漂亮的大明星比较,有过之而无不及,胜利感使我的脸上露出笑容。
      「就照这样不许停,嘿……你真的好像对吹喇叭很喜欢。你是变态,是真正的被虐狂。」我放开了双手让范冰冰自己进行活塞动作,腾出的双手开始轻轻的抚摸女明星柔软的秀髮,一面以征服者的笑容低头看着范冰冰,更深一点地含进去吧,贱奴女明星。「」呜……「范冰冰眼泪不禁流出来。但是仍旧照命令把肉棒深深含在口中,龟头碰到喉咙上。两只手这时也不自觉的握住了那两个下垂的睪丸,轻柔的把玩起来。
      其实经过我的变态调教,范冰冰的心理已经慢慢的发生了微妙的变化,过去令她感到噁心异常的那根阴茎现在反倒让她有了一丝的迷恋,变态的性交产生的兴奋使她忘却了先前的恐惧,刚才那股刺鼻的精腥味也不那么反感了。
      「我真的是一个淫蕩的女人吗?是个变态的女人吗?」虽然她极力想摆脱这种念头,但一想到自己现在的行为,就无法说服自己。从被绑架到现在仅仅才两天不到,她就丧失了所有的自尊,从舞台上美艳撩人的漂亮女演员,几乎被我调教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淫娃性奴。眼泪夹杂着口水顺着她美丽白皙的脖子淌了下来,又流在她两只玉乳上。
      「对,就是这样,这时候要用嘴唇来啜紧,让老子有插进肉洞般相同的感觉。还要用力……对了,哈哈……范冰冰,你的口交技巧很好。是天生做鸡的料。」我从上面抱住范冰冰的头,控制着她口交的速度。
      「同时也要用舌头,在嘴里面舔阴茎,不准停。啊……很好」强姦美丽的大明星之后,又让她吹喇叭,另外更令我高兴的是发现身下的范冰冰已流露出的那种陶醉式的淫媚表情,这使我的虐待慾望达成最高点。
      我正在盘算着怎么更进一步的把已经变成淫奴的漂亮女明星当妓女来训练,艳若明星,贱若婊子,想想就会高兴得要发疯,想到这里我更加感到无比兴奋,动作也明显加大了。「啊……老子要射了,范冰冰,你把爷射的全部喝下去……噢……」我的身体颤抖着,终于在漂亮女明星的香腮檀口里射出了大量白浊的精液。
      郑平莎、陈好、然后是自己,在经过了数次激烈的性交后,仍然能射出如此之多的精液,令范冰冰感到不可思议,只感到口中的鸡巴一阵抖动,一股温暖的黏液便如泉涌般从尿道中喷进了她的喉咙流了下去。
      奇怪的是本应该让她呕吐不止的东西此时却觉得是那样的美味,范冰冰觉得口中温暖而略带微鹹味道的琼浆让她疯狂。她大口吞着,似乎已经忘记了她现在的举动是一种耻辱,转而让情绪投入其中。喷出精液的肉棒在嘴中塞的满满的,比受到姦淫更感到悲哀,可是这样的感觉反而会产生变态强烈的性感。
      「我的牛奶好喝吗?淫蕩的女明星。」我边问边把软下来的老二从范冰冰的嘴里退了出来,当龟头离开嘴唇时,范冰冰似乎仍然不肯放口。
      「嘿嘿……骚货已经上瘾了。」我暗自高兴,凭着老道的经验我觉察出胯下这个女人已经有了被虐的慾望,已经开始接受我的调教。
      「把下面的肉袋也舔一下吧,要含在嘴里哦。」「好的,主人!」范冰冰低声带些屈辱地回答道,把长髮甩到后面去,把我肉棒轻轻的提了起来开始继续用舌头舔那黑色的阴囊上残留的精液,不久便把阴囊整个的含进了口中……
      跟外界五光十色的世界相比,卧龙山庄的暗室里只有单调枯燥的黑色。在高墙的包围下,连阳光都成为一种奢侈品。女人一旦进来,就会变得没有目标,失去了奋进心。这里没有週一和週末的分别,日期也变得不重要,除了手淫,每天都是想着如何打发时间,甚至连手淫都不是因为生理的需要,而变成了打发时间的方式和手段。
      范冰冰的预感是正确的,进了这个淫窟绝对没有自己的好。但她也许做梦也未曾料到不久后自己的命运将会被我彻底地改变,这种变化会把她生理和心理彻底扭曲,最终把她送入淫蕩的慾望深渊。
      她将从一个美艳出众惹人注目的明星女演员堕落成一个骚浪淫蕩、美艳诱人、随时可上的娼妓婊子,她无论如何也想像不到在现代的今天居然还会有这么多艳丽出众的女人竟自甘下贱和她一起服侍于我,她们从事的其实是早就消亡了的一种骯髒淫靡的行业~~家妓。
      「考虑的如何?我的条件不算苛刻,只要你乖乖听我的话,我保证替你保守秘密,以后你还是女演员,晴川少夫人。怎么样够公平吧!」随即我把一个黑色的金属狗项圈丢在了大美人儿面前。「如果你答应的话就把这个戴上。」
      「啊」,长时间的寂静后范冰冰发出了凄惨的哭喊声,她低下了头,呆滞的目光渐渐移到了眼前的这个淫器上,两行屈辱的泪水流过美丽的面颊。我完全找到了她的弱点攻破了她的心理防线。她慢慢拾起了狗项圈。
      随着一声轻微的响声狗项圈套在了她的脖子上,黑色淫具被范冰冰白嫩的肌肤衬托的格外突显。她仍一丝不挂的跪坐在地上等待着我下一步的行动。
      「嘿嘿!很好你很识时务我的大美人儿。放心这两天我一定会让你感受到以前从没有快乐!哈哈哈……」我大声的淫笑起来。「成功了!眼前这个不可一世的晴川少夫人漂亮的骚狐狸范冰冰已经屈服在我的威胁下,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如何把她调教成淫蕩的女性奴从而进一步训练成卖淫女了。
      范冰冰被我牵进了浴室,女明星终于在淫窟中凋零。在淫窟内侧的简陋浴室里我开始擦洗猎物的身体,我让骚狐狸如狗一样匍匐在地上高高跷起那丰满的屁股,自己盆里捞出浸透温水的毛巾用一种异常温柔的手法擦洗着范冰冰的身体各处。
      范冰冰异常屈辱地忍受着我提供的种种特殊「服务」,虽然手上的绳索已被除去但她却感到自己的心却被我牢牢捆住身不由己,我已经攻破了她的心理防线正一步步把她带入淫蕩的地狱自己却无能为力还心甘情愿的做了我的性奴,这真是莫大的羞辱,范冰冰甚至想到了死……
      「啊……」范冰冰发出了小声的呻吟。我的毛巾已经离开了她的背开始游向女人最敏感的区域。「不要啊!那里不行。」范冰冰的拒绝显的无力软弱。「淫贱的女奴现在还敢反抗!给我把骚穴放鬆,夹的这么紧怎么擦里面!」我喝道!用手很很的拍了拍骚狐狸紧绷的屁股。没办法,只有服从这个罪犯的命令。范冰冰深感自己现在已没有了反抗的余地,她开始试着放鬆自己紧绷的下体。
      「啧啧,淫蕩的女人淫洞里骚水那么多还不肯洗。让我来为这里服务一下吧。」
      「哦……」范冰冰感到有异物塞进了自己的阴道强烈的生理反应使她猛的夹紧了本来分开的淫唇,「哈哈哈。好有力的小穴把老子的手指夹得这么紧。」我的手指连同深入范冰冰阴道的毛巾一起被夹住了。
      「嘿嘿!爷的骚狐狸很喜欢这样的感觉吧。让爷好好帮帮你。」「不啊!快拿出来啊!」没等她把拒绝的话说出口我已开始挖弄她的阴道,毛巾不断摩擦着范冰冰阴道内壁异常敏感的嫩肉使她瞬间达到了高潮。温暖湿润毛巾的摩擦令范冰冰感到一股冲动,即使她明白自己是在被我蹂躏,她也不禁想闭上眼睛享受一下这难得的快感。
      「啊!」范冰冰尖叫起来,令她恐惧的肉体快感一次次袭击她的全身,在我持续的动作下,这肉慾如火箭般直冲云霄。眼看就要到达顶端时,下身那极其强烈的兴奋点却突然消失了。我停止了蠕动慢慢从范冰冰的身体里退了出来。随着手指和毛巾的滑出骚狐狸小穴内大量的骚水也涌了出来。
      「喂!我的范狐狸,漂亮的大明星,快看看自己的骚水吧!」我把手指连同毛巾上残留的淫液凑到了范冰冰的面前,「一下就湿了,还不肯承认自己是个淫蕩的女人?!」「不,不是的!」骚狐狸明白了我的意图,然而已经晚了,她的慾火在温暖的毛巾和我巧妙的玩弄手法下再一次被点燃。
      「还想狡辩?」我猛地一下扒开高翘在自己面前骚狐狸屁股上手的两片花瓣,一口含住她已经充血膨大的粉红色阴核吸吮起来。「啊……」虽然早已被我强暴了一夜,但这种快感依然令她招架不住,她的双手几乎快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了,同时体内天生被虐的快感也渐渐侵蚀她的羞耻心。看着自己在一步步地被我带上淫途,范冰冰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此时的她己被我这种淫邪的行动刺激得兴奋不已。
      「哦……啊……」范冰冰开始随着我灵巧的嘴和舌头的动作浪叫起来。
      「对。就是这样,你开始找到当老子性奴的感觉了,真是无师自通啊。哈哈哈。」在我淫语的挑逗下,范冰冰挺直了自己的身体,尽量放鬆下体的肌肉,开始享受这种淫乱的快感,她正热切期待着我下一步的进攻。
      我并没有再次进入范冰冰的身体,待把范冰冰擦洗乾净就拿出準备好的一条链子扣在范冰冰脖子上的狗项圈上,范冰冰还来不及反对就被套牢了。「好了,我的女明星大美人,该是上课的时候了。」我说。
      「上课?」「当然要上课,不然怎么把你调教成爷的性奴?相信不久我就会把你被训练成一名最淫蕩的性交奴隶,哈……」我笑道。然后随即用力扯动链子「现在开始爬进调教室吧!」范冰冰坐在地上犹豫不决,但是想到自己的一切都被我捏在手里,想到现在的处境,她一下心寒了。于是她把双手放到地上,抬起臀部开始一步步的爬。
      我就像遛狗一般牵着范冰冰,她虽然在我的威胁下不得不开始这辈子头一次的爬行,但是慢慢习惯像条下贱的母狗一般在地上爬时,心里出现种异样的感觉。
      心有不甘却又不得不毫不反抗的让我凌辱,这样矛盾的情况,让范冰冰觉得自己真的是一个淫贱女人。她感到自己体内原始淫慾在我的凌辱下正击破她自尊的束缚被渐渐唤醒,此刻吞食她最后的心理防线。「啊!完了!」她不知道自己将会变成什么样子,只有屈辱的服从我的命令。
      调教室在整个地下室的最深处,一进入「调教室」,映入范冰冰眼帘的是一张硕大无比的深色床垫,另外在墙壁上挂着各式各样的「刑具」,不但有粗麻绳、蜡烛,甚至还有各种尺寸、样式的假阳具。过去她在黄片时也曾见过,但是她却万万没想到,居然有一天自己也将要被这样折磨,这对从小在明星光环里长大的范冰冰来说是非常恐怖的,她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
      「这里就是以后几天里,要把你调教成奴隶的地方。」我看着表情惊愕发呆的骚狐狸,说出了心中的目的。「从现在起你就是老子的性奴了,以后爷就是你的主人。明白吗?」我坐在床垫上开始对跪在面前一丝不挂的范冰冰发话。
      「明白了,」范冰冰轻声说道,她羞耻地低着头让长髮垂下遮住自己的脸。「贱人!」我一脚踢倒了范冰冰。「这么轻的声音谁听得到,要大声说『明白了主人!』再说一遍。」我俨然一个奴隶主般。「明白了,主人。」范冰冰慢慢支撑起自己的身体说道,这次的声音响含着屈辱的哽咽,作为一名曾经的大明星,地位仅次于晴川第一夫人陈好的少夫人范冰冰,她现在却自愿地称我为「主人」,这让她实在有些难以接受,羞得无地自容。
      「先过了这几天,再想法子吧。」她脑海里做出如此的决定。只是她没预料到,自己一旦被像我控制,是根本逃不出我手掌心的,到最后将会有什么样的悲惨命运等待着自己!
      「对了,这样才是听话的好性奴。记住你既然心甘情愿的做我的奴隶,那么在这里你只是一个供主人玩乐发洩的玩具,就听从主人的一切命令。你说对不对?」
      「是的,主人!」范冰冰回答着,低眉顺眼,毕恭毕敬。
      在这个与世隔绝的地下淫窟里,我是绝对的国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