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美女拍AV片传记 更多>>
 

    美女拍AV片传记

    时间:2018-07-06 色情影带的普遍流行,给我带来一条很好的财路。我和朋友合作拍过几部性爱打真军的录影带之后,不仅日常生活无忧,而且也有了自己的摄影室。我觉得不能老是拍那些公式性的单调题材,应当有一些比较清新的精彩的故事,而在故事里随剧情的需要安排各式各样真实的男女性交场面,来满足支持我的观众。下面是我拍摄av的简介。林雅诗把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地脱下来,直至一丝不挂,然后走入浴室沖凉。
    我用摄影机对着林雅诗由头到脚扫瞄了一趟,在林雅诗的乳房和阴户的部位还作了大特写的拍摄。
    之后,林雅诗抹乾身上的水,穿上睡衣回到自己的房间里,便脱光衣服,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因为林雅诗将要应付粗硬的大阳具插入她阴道的大特写,我便暂停拍摄,让林雅诗在她的阴道里注入一些润滑剂。一来被姦时比较流畅,二来阳具抽出的状态会有光泽。
    我终于忍不住扑上去把林雅诗抱住。
    我在林雅诗的阴部摸了一把,笑道:「哇!好多毛呀!」这时的林雅诗双目紧闭,任我在她光脱脱的肉体上下其手,任意轻薄。一会儿,我让林雅诗仰卧在床上,动手把自己身上的衣服全部脱去。露出一条粗硬的肉棍儿,赤条条地向床上的林雅诗扑去。
    林雅诗非但没有躲避,反而舒开双腿迎接。我压在她上面,粗硬的大阳具在她毛茸茸的阴户冲撞了两下,便插进湿润的肉洞里去了。林雅诗粉腿高抬,双手紧紧围抱着我。任粗硬的大阳具在她的阴道里抽插。
    她已经投入在兴奋中,嘴里「依依呜呜」地哼叫着。我把机器的镜头调近,认真地拍摄她的表情,也拍下了粗硬的大阳具在毛茸茸的阴户中深入浅出的大特写。
    我的阳具比我要长一点,在男人中属于比较长的一种。林雅诗的阴道却比较浅,昨晚我插入时就已经觉得顶到底部。现在被我的长阴茎一顶,更加是连阴唇都凹下去。
    我在喷出精液的一刻,臀部的肌肉剧烈地抽搐。我慢慢把阳具抽出来,让我拍摄林雅诗的阴户盛满精液的镜头。我射入的精液很多,当我离开时,林雅诗的肉洞里立即冒出大量白花花的浆液。
    锺真总是不肯自己动手脱光衣服,每次的拍摄过程中都要我亲自出手把她剥得精赤溜光。不过,当我的阳具一插入锺真的肉体里,锺真就彷彿另外一个人似的,变得又风骚,又淫蕩。
    这次也是如此,当我赤条条地趴到锺真身上,把粗硬的大阳具挤入锺真湿润的小肉洞里,她如获至宝般的把我紧紧搂抱。
    我甚至感觉出锺真的阴道里在不断地渗出淫液浪汁,使我的阳具抽送时逐渐顺滑。我的阳具暂停在在锺真阴道里抽送,爱不释手地抚摸着她一对丰满白嫩的乳房,锺真望着我,温软的阴户紧紧地包裹着我的肉棍儿。她的阴道一张一缩的,就像她有时用嘴吮吸我的阳具一样。
    说实在的,锺真下面那个口的吸功比上面那个口的吸功还要巧妙。我可以完全不必担心她的牙齿弄到我的龟头,需一动也不动地把阳具插在她的阴道,就可以享受以逸代劳,毫不费力舒服至到在她肉体里喷射精液。
    我双手抚摸锺真浑圆的粉臀说道:「你这肉洞儿真好玩,就像一张小嘴似的吻得我舒服极了!」「上次我来月经时,你要我让你塞进我的嘴里玩,还弄了我一嘴精液。我被你的大阳具搅得差点儿透不过气,好把满嘴精液都吞下去了。你呀!真是坏透了!
    你连我的屁股眼都要钻进去!」锺真说着,使劲收缩阴道,把我深深插在她肉洞里的大阳具狠狠地夹了一夹。
    「凡是和我相好的女人,我都会想办法玩齐她们肉体上三个可爱的小肉洞眼的,你也不能例外呀!」我嘻皮笑脸地说道。
    「现在应该说是你吃我嘛!」我说着,也把插在她阴道里的阳具动了一动。
    我笑道:「其实我最喜欢还是玩你的阴户,其他的是和你开玩笑而已,你伏在床上,让我从后面插进去玩到射精好吗?」锺真点了点头,我把粗硬的大阳具退出她的肉体,锺真便乖乖地翻身伏在床上,昂起肥白粉嫩臀部,让我把粗硬的阳具从后面往她的阴道里塞。
    锺真兴奋地叫出声来,我也随着她欲仙欲死的呻叫声中在锺真的阴道里射精了。接着我们拥抱一起躺在在床上。
    这个片断拍完,锺真急着去沖洗,她用纸巾摀住阴户,就穿上衣服离开了。
    另外两位主演颜仟汶和张文慈在一边看得淫兴勃勃,她们对我那粗硬的大阳具特别有兴趣。为了讨好我,双双把头凑到我的下体,伸出舌头舔弄着我的龟头。
    一会儿又轮流把阳具衔入小嘴里舔吮。我被她们玩得慾火高烧,简直忍不住要把她们按倒在下面狠狠地抽插。
    转念一想:不如以静制动,以享受另一种被动的乐趣。
    我的阳具已经被颜仟汶和张文慈舔吮的得痒痒麻麻的。就在张文慈把龟头吐出来,颜仟汶準备含入嘴里时,精液突然喷出,颜仟汶赶紧衔着龟头,可是已经迟了,几大滴浓热的精液飞溅在她圆圆的俏脸上。
    张文慈凑过来,把颜仟汶脸上的精液舔食了。颜仟汶的小嘴像小孩子吃奶似的,紧紧地含着我的龟头舔吮,并把我射入她喉咙里的精液吞食下肚了。她吃下了我的精液,就依卧在我的身旁。
    张文慈却衔着我微微变软的龟头继续吮吸。结果,我射精之后的倦意也全被她吸走,肉棍儿又粗硬地挺立在她小嘴里。
    我示意张文慈骑上来套弄。张文慈迅速跨上来,把我粗硬的大阳具套入她的阴户。可是我却用手指挖挖她的屁眼,叫她要用那个洞眼来套弄。
    张文慈滇道:「屁眼都要钻进去,好痛的,有什么好玩呢?」可是,张文慈还是一边说,一边在她的肛门涂了一些涎沫,然后扶住我粗硬的肉棍儿让龟头缓缓地挤进她的直肠里。
    张文慈双眉紧锁,脸上显出不堪消受的神色。张文慈道:「你这条肉棍儿实在太粗了,玩我的骚穴就很受用。入我的屁眼可就太紧涨了呀!」我笑道:「那你先歇一会儿!」张文慈点了点头,让我的阳具退出她的臀洞,在我的身边坐下来。
    颜仟汶立即跨上来,熟练地把我那粗硬的大阳具纳入她的臀洞里。接着颜仟汶让我粗硬的大阳具从她肉体里退出来,像猫一样地伏在床上,却把雪白的大屁股高高地昂起。张文慈见到颜仟汶这样,也照样子在她身边摆好了同样的姿势。
    于是,我便跪在她们的后面,把粗硬的大阳具轮流地插入她们的臀缝里耍乐。
    后来,我便在张文慈的屁眼里射了精,射了一半的时候,我连忙从张文慈的屁眼抽出阳具,紧接着塞进颜仟汶的嫩穴,我大叫着在颜仟汶的阴道里射入剩下的精液。
    接着导演安排拍下一个的镜头,我继续应付着不知疲倦的颜仟汶和张文慈,倒显得有点儿吃力。
    因为我刚插入了她们的屁眼、阴道并且还射了精,好在颜仟汶和张文慈很主动,我还能保持着金枪不倒的状态,让她们骑在我身上套弄就行,还不至搞得我精疲力尽。
    这次我也没有再往颜仟汶和张文慈的肉体里射精,是任由她们自己套弄得欲仙欲死,小肉洞里淫液浪汁横溢而停下来。
    这时导演叫停,镜头定格在她俩的流汁的蜜穴,拍摄成功。颜仟汶和张文慈悄悄起身,进厕所草草收拾她被灌满精液的两个小肉洞。
    我把林心如推倒在床,林心如半推半就的让我脱光身上的衣服,露出雪白细嫩的肉体。我的阳具立即勃然而举。粗硬的大阳具打伞一般地把我的裤子撑起。
    我迅速地把自己脱个精赤溜光,然后扑到林心如的肉体上,把粗硬的大阳具往她的阴户就要插下去。可是这时林心如两条地大腿还闭合着。
    我的阳具又粗,龟头圆圆大大的。并不能轻易地插入她的阴道里。又因为林心如的耻部光洁无毛,所以我的阳具是插在她幼滑的大腿缝里,就以为已经塞进她的阴道而频频地抽送起来。
    林心如把自己的双腿分开来,林心如伸出绵软的手儿,轻轻捏住粗硬的大阳具。把龟头对準自己的阴道口,低声说道:「你这东西好粗哟!不知我能不能受得住,你可要慢慢来啊!」我慢慢地把阳具挤进去。见林心如光洁无毛的大阴唇被涨红的龟头挤向两边,缓缓地没入阴道里。接着粗硬的肉棍儿继续慢慢插入林心如的肉体里。
    林心如的双腿高高地举起来,尽量张开着。一对玲珑细白的脚儿上,脚趾头全部肉紧地向脚心弯曲着。小嘴儿也张开着呼呼地娇喘,看样子她正在尽量容纳我粗硬的大阳具对她那具紧窄阴道的充填。
    我觉得林心如的阴道实在太紧窄了。我把粗硬的大阳具整条塞进去后,就不敢贸然抽动。林心如的小肉洞受到大肉棒的填塞,也很快激起了兴奋。
    她的阴道里源源地冒出淫水,使绷紧的阴道得到稍微鬆弛。我慢慢把粗硬的大阳具抽出一点儿,又缓缓塞进去,我觉得已经比较鬆动,便频频抽送起来。
    林心如第一次被这么粗大的阳具纳入她的肉体,她既感到稍微有点儿痛楚,又觉得特别刺激和兴奋。不过我玩她的招式似乎比较笨一点,因此,她叫我先把阳具拔出来,下床站在地上。等她在床沿摆好姿势,再用手握着她的脚,把粗硬的大阳具重新插入她的阴道里抽送,还告诉我这种花式叫着「汉子推车」。
    我插入的时候,林心如雪白细嫩的阴唇也被连带凹进去。拔出来时,却把阴道里嫣红的嫩肉也被带出来。我终于在林心如的体内射精了。
    当我的阳具退出来时,林心如的肉洞里剩满了乳白色的浆液。我本人最欣赏这种景状,特别是林心如的阴户里饱含着精液时就更加淫糜动人。导演在一边还特别吩咐林心如把肉洞收缩了几下,拍一下她蜜穴精液外溢,流泻在她雪白娇嫩玉腿上的镜头。
    徐若瑄只是从书报里才懂得了男女之间性爱的事情。现在要她来拍色情片,当亲眼看见一个活生生的男人在她身边几尺的地方赤身裸体,不禁看得她芳心历乱。
    尤其是见到刚才的拍摄场面,白花花的精液从我的龟头喷出怒射到女主角的俏脸上,徐若瑄的心简直要从胸腔里跳出来。我俩的镜头开拍了,我们饰演一对到外地旅游的情侣,当时我已经熄灯準备睡了,徐若瑄却翻来覆去睡不着。
    她不禁伸手去抚弄自己的乳房和阴户。可是不摸犹可,一摸之下,便兴奋起来,哼出声来自己都不知道。
    我听了一笑,接着我叫徐若瑄伸过手来。我把她白嫩的手儿摸玩了一会儿,然后将粗硬的大阳具凑过去,让她握在手心把玩。
    我的阳具自从发育成熟以来,尚未被女性摸过。此刻一经徐若瑄绵软的手儿握住,立即又涨硬了不少。
    徐若瑄第一次摸到男人的阳具,也心跳手颤。她轻轻地把手里的肉棍儿套弄了一会儿,我便觉得龟头痒麻起来。
    我低声对徐若瑄道:「哎呀!不行了,你的手儿真是太利害了,我就要射精啦!」徐若瑄的手并没有停下来。她急促地套弄了几下,我的龟头终于火山暴发似的在她的手里喷射了。白花花的精液飞溅了好高,然后滴落在徐若瑄的手背和我阳具的周围。
    我连忙用纸巾擦拭,徐若瑄把手缩过去后,问道:「刚才舒服吗?」「当然舒服啦!」徐若瑄牵着我的手,把一对肥白的大乳房凑过去让我玩摸,又让我抚摸她毛茸茸的阴户。
    徐若瑄被我摸得心痒难煞。我紧紧地抱住徐若瑄,动手把徐若瑄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地脱下来。徐若瑄本来就穿着睡衣,三两下便已经一丝不挂了。
    她虽然不能算是倾国倾城,却也甜美可人。白白净净的娇躯珠圆玉润,胸前一对丰满的乳房又嫩又白,小腹下三角地带的耻毛浓密拥簇。
    我迅速除去身上仅有的一件内裤,赤条条地拥着徐若瑄光脱脱的肉体躺到床上。徐若瑄伸手握住我的阳具,软软的阳具慢慢地在她白嫩的小手儿膨涨粗硬起来,我趴到她身上,挺着粗硬的大阳具往她阴道口就要插进去。
    徐若瑄连忙出声说道:「我这里还没让男人玩过哩!你可要轻一点,不可太鲁莽哟!」我道:「不如我们在床沿玩吧!你头向里,躺在床边。我站在地上,举着你的双腿小心地插进去。」我握住徐若瑄一对玲珑的小脚儿,高高地举起来。粗硬的大阳具向她的阴户凑过去,把龟头顶在徐若瑄的阴道口,缓缓地挤进去。徐若瑄双眉微皱,显得有些痛苦,可是我已经是箭在弦上。
    我用力一顶,徐若瑄的嘴儿一张,不敢叫出声来,粗硬的大阳具便整条插进她狭小的阴道里了。徐若瑄双手推着我的小腹,像是不堪承受。
    我也没有立刻抽送,把小腹紧紧抵在她的耻部。把粗硬的大阳具深深插入在她的肉体里。接着让徐若瑄的双腿盘在自己的腰际,腾出双手去抚摸她一对丰满白嫩的乳房。
    过了一会儿,我觉得徐若瑄的阴道里逐渐滋润了,便慢慢地开始抽送。见我那条粗硬的大阳具一次又一次从徐若瑄毛茸茸的肉洞里缓缓拔出来,直到剩龟头,然后又齐根插进去。
    最后,我压在徐若瑄的肉体上,屁股一慑一慑地抽搐着往徐若瑄的阴户里射精了,完事后,我离开徐若瑄的身体,徐若瑄劫后桃花似的一动也不动地躺着,一对白雪雪的大腿分开着,嫣红的阴道口冒出红红白白的浆液。那精液的当然是我射出的了,哈哈。
    下一场戏我为郑希怡、李丽珍拍写真照。当郑希怡被我脱光后,她娇小玲珑的身段显得非常迷人。特别是她的耻部是光洁无毛的,两瓣涨卜卜的白嫩大阴唇夹着粉红色的肉缝里的一颗阴核。那美妙的阴户使得我眼睛为之一亮。
    李丽珍一对肥白的乳房随着她的t恤脱去而跳了出来。她的奶头很大,彷彿两粒鲜红的葡萄。小腹下长着浓密的阴毛。
    我对她们说道:「两位美人儿,不介意我拍几张出浴的镜头吧!」李丽珍回头笑道:「不介意,你儘管随便吧!」她们进浴室后,便站在浴缸里互相替对方戏水和涂肥皂液。我也趁机拍下几张香艳的出浴玉照。
    李丽珍风骚地对我招手,笑道:「你也过来一起沖凉呀!」我放下摄影机,三两下手脱光身上所有的衣物,赤条条地跳近浴缸,把左揽右抱着两个赤裸裸的娇娃。还把一对手分别抚摸她们的乳房。
    李丽珍也伸手过来抚摸我的阳具,她笑道:「怎么你这里还不硬起来,难道我们对你不够吸引力吗?要是我老公,一见我脱光衣服,立刻就硬硬地举起来,想进入我的洞洞啦!」我笑道:「你们两位都是漂亮迷人的青春少妇,怎么会不够吸引力呢?不过我做这行,时时都在接触女人的肉体。所以难免比较反应迟钝嘛!」郑希怡也插嘴说道:「说的也是呀!你要是一见到女人就硬起来,岂不是太忙了。」我笑道:「可是今晚我倒是很有兴趣跟你们忙一个晚上。不知你们肯不肯呢?」我的手摸到李丽珍毛茸茸的阴户,和郑希怡光脱脱的耻部,说道:「你们两位的销魂洞,一个是芳草凄凄,一个如雪白馒头。我都很喜欢哩!」匆匆地沖洗完毕,我拥着两位活色生香的女人一起到床上。我不停地玩摸着她们两对坚挺的乳房,我又把手指在她们的阴户里掏了陶,觉得俩人的阴道都湿润了。李丽珍的肉洞里更是水汪汪的。
    李丽珍抚弄着我尚未硬立起来的阳具,说道:「可是你这里还没有硬起来哩!
    怎么可以插进来呀!」李丽珍用疑惑的眼光望着我,我微笑地对她点了点头。于是,她真的把头凑到我的胯下,张开嘴唇,轻轻衔着我的龟头。
    李丽珍初次做这种事,自然谈不上什么技巧。
    郑希怡在一边看到,脸上露出了好笑的神色。李丽珍把嘴里的阳具吐了出来,让出了位置。郑希怡对我羞涩地一笑,遂趴过来,把脸凑到我双腿的尽处,张嘴将我的龟头叼在她口里。轻轻地用舌头搅一搅,我的阳具迅速坚硬起来,接着,她巧妙地运用唇舌,把粗硬的肉棍儿横吹竖吮,阵阵快感从那儿传遍全身,弄得我无比酥麻舒适。
    我转头望望李丽珍,见她很认真地观看着郑希怡埋头于我的胯下。李丽珍仰躺到床上,分开了两条雪白的嫩腿,现出一个毛茸茸的肉洞对着我。
    我也老不客气地趴到她身上,挺着粗硬的大阳具,对準她那湿润的洞眼戳下去。李丽珍轻轻「呀!」的一声,我的龟头已经顶着了她的子宫。李丽珍风骚地望了我一眼,一对浑圆白嫩的手臂把我紧紧搂住。
    我活动着臀部,将粗硬的大阳具一下又一下地往她的肉洞里抽插,拔出来的时候,让她的阴唇衔着我的龟头,插进去时候,却把肉棍儿深深钻入她阴道的深处。
    李丽珍的阴道不很紧窄,也不太深长。我的阳具插到底的时候,仍剩下一截在外面。初时,我把阳具的一部份在她的阴道里抽送,后来,她的肉洞里出水了,阴肌也渐渐鬆弛,我便越来越深入。
    我明显地感觉到我的龟头在撞击着她的子宫。终于,我阴茎的根部贴到了她的耻部,我们的阴毛混在一起,有在阳具外抽的时候才分得出是谁的阴毛。
    李丽珍兴奋得叫出声来,她舒服得浑身颤抖着,小肉洞里淫液浪汁横溢。
    我见她已经差不多了,而且郑希怡又在旁赤身裸体的等着我去弄她。便停止对李丽珍的攻击,粗硬的大阳具由她湿淋淋的阴道里拔出,抽身向郑希怡靠过去。
    这两个女人中,我其实是比较喜爱郑希怡的。虽然李丽珍的脸蛋甜美,一身肌肤又细白得来珠圆玉润。但是郑希怡那匀称的身材和光滑的阴户实在太迷人了。
    所以我自己安排先在李丽珍身上作热身运动,然后準备和郑希怡来一场盘肠大战。郑希怡见我把目标转移向她,含羞答答地依入我的怀抱。
    我搂住她雪白娇嫩的身体,先把她尖挺的乳房又搓又捏。然后拍开两条雪白细嫩的大腿,轻轻地抚摸过洁白的阴户后,再顺着大腿一直摸到玲珑的小脚儿。
    郑希怡的肉脚柔若无骨,握在手里怪舒服的。
    我仔细地玩赏了她的脚儿后,又顺着她的小腿一直摸向她的阴户。这时其实我心里是很急着把自己粗硬的大阳具塞入眼前的迷人小肉洞,可是又对这罕有的品种爱不释手。
    我把两片白晰的大阴唇轻轻拨开,仔细地查看了她的阴户,见那粉红色的裂缝里,仍然是鲜润的肉洞。郑希怡的阴蒂要比平常的女人略大粒一点儿。
    看来郑希怡一定也是极容易兴奋的一种女人。我用手指尖轻轻把她的阴核撩拨,她的阴道收缩了一下,立刻有一股阴水从她嫣红的洞眼冒了出来。我再也按竭不住自己的冲动,迅速地压到她身上,把粗硬的大阳具向着她滋润的小肉洞插进去。
    我觉得她的阴道又热又窄,把我的龟头裹得很舒服。不过她的阴道生得比较低,在这种姿势下,我不能把阳具整条的塞进去。于是下床站在地上,捉住郑希怡一对玲珑的小脚儿,把她的双腿分开高高举起,然后把粗硬的大阳具尽根送入。
    我隐约地感觉到龟头已经撞到郑希怡的子宫,便开始一出一入地抽送。每次插进去的时候,郑希怡总是不期然地把嘴儿张了张,像似对我的阳具不胜容纳似的。
    我受到她表情的刺激,更加落力地把肉棍儿在她肉体里研磨。
    郑希怡的肉洞也源源不断地分泌出津津的液汁,使我和她皮肉交磨的地方更加顺滑。
    这时,我又体会到郑希怡性器官的另一优点,我感觉到她阴道里有许多凹凸不平的腔肉,所以儘管肉洞里水份非常充足,却一点儿也没有减少龟头在她阴道里抽送的乐趣。
    我的抽送带给郑希怡阵阵的快感,郑希怡那美妙的阴道也裹得我的阳具十分舒服。丝丝的肉麻由龟头传遍我的全身。
    在郑希怡脸红耳热,双眸湿润,如癡如醉的时候。我也将一股浓热的精液注入她的阴道里。良久,我才把阳具从郑希怡的阴户里抽出来。
    郑希怡仍然娇喘着,阴道口洋溢着半透明的浆液。双腿不停地颤抖。
    我的阳具却还没有软下来。我望望在旁边观看的李丽珍,她虽然刚刚让我玩了一场,却又因为亲眼看见我和郑希怡在床边交欢而再度燃起慾火,她骚红了甜美的脸蛋双目炯炯地望着我粗硬的大阳具。
    我也没有让她失望,招呼她躺到床边,趁阴茎还没有软下来,迅速把龟头塞入她的阴户里。
    李丽珍的阴道虽然短浅,却仍然被我粗硬的大阳具整条塞进去,抽送的过程中,我觉得龟头滑过她的子宫颈直插她的肉体深处,另有一番妙处。
    同时她的阴道里暖呼呼的,我刚刚喷射精液的阴茎不但没有在她阴户里软下来,反而在她的阴道里更加粗壮起来。
    我抽送了一会儿,李丽珍的小肉洞里淫液浪汁横溢,她又一次进入欲仙欲死的景界。这时郑希怡仍然双腿垂下,躺在床沿观看我在玩李丽珍。
    我望着她那具光洁无毛的阴户,心里又起了想用阳具插她的念头。
    我离开李丽珍的肉体,移步郑希怡那里,把她翻了个身让她昂着雪白的屁股跪伏在床上。郑希怡被我这么一摆弄,我刚才射入的精液便从她的肉洞口挤了一些出来。
    但是,我立刻又用龟头堵住了冒浆的洞眼。这时郑希怡的阴道里灌满了我的精液和她的淫水,我抽送的时候发出了「卜滋」「卜滋」的声响。
    郑希怡刚刚被我姦得癡癡醉醉,这时是软软地让我的阳具在她湿淋淋的肉洞里出出入入。我边玩摸着她饱满的奶儿,边姦着她的阴户。玩了一会儿,又离开她的肉体去玩旁边的李丽珍,后来,我终于在李丽珍的蜜穴里第二次射精。
    叶玉卿是个二十来岁的妩媚动人的少妇,我请她在这里帮忙,在拍摄床上戏时,也由她铺床,递纸巾,甚至帮女主角揩抹精液。肯做这种工夫的女人,自然是和我有一腿了,要不大家在开工的时候一起看着男女演员赤身裸体地性交,岂不是很不好意思。
    叶玉卿本来在我的写字楼做清洁,我见她手脚非常勤快,才高薪调她过来帮手。头一天来上班的时候,羞得她几乎立刻逃走。为了留住这个得力的助手,收工后,我就半哄半强地把她给姦了。
    记得那一次,是拍一套强姦的片子。那天所拍的片段是三个小伙子捉住了一个工厂女工,我们把她捉到一张可以用皮带绑住手脚的椅子上进行轮姦。拍完之后,摄影棚里布满精液的气味。
    叶玉卿红着脸默默地收拾着场地,我知道她看过刚才那位工厂妹最后让小伙子们玩得欲仙欲死,一定也心动了。便在她收拾完毕之后,叫她坐到椅子上让我试一试道具。
    叶玉卿不虞有诈,被我固定在椅子上动弹不得。我解开她的衣钮,摸玩她的乳房。叶玉卿扭动身子躲避,可是她手脚被缚避无可避。
    我见她不太生气,便脱下她的裤子。同时掏出粗硬的大阳具,把龟头塞进她的阴道里。
    那时叶玉卿的反应很热烈,淫水浸湿了我的裤子。
    射精之后,我问她道:「刚才舒服吗?」她点了点头回答道:「太刺激了,你把我解开吧!算你把我驯服了。」以后,每逢我兴致一到想要叶玉卿时,她都心甘情愿地让我玩。虽然她每天晚上都要回自己的家里睡觉,但至少可以陪我颠到晚上十二点钟。这种行色匆匆的性爱,反而多出几分刺激哩!
    有时,遇到有强壮的猛男上来拍戏。我也找机会让她尝尝新滋味。叶玉卿得到了男性精液的浇灌后,则日渐皮光肉滑,容颜红润。比以前时候更加漂亮了。
    这一场戏由我和郑家榆主演,因为我和叶玉卿多次发生关係,所以我坚持让她出演女配角。这时郑家榆上衣敞开着,一对乳房已经裸露出来了,我舔吮着一座,用手摸捏着另一个。
    郑家榆蠕动着身体,嘴里依哇鬼叫。一会儿,郑家榆竟伸出一支手,把我的裤链拉开,将我的阳具掏出来。
    叶玉卿看得浑身血脉沸腾,脸都发烧了,我悄悄地把一支手伸到她胸前都没有察觉,直到我的手掂到她的乳房,才突然全身一震。
    她本能地想推开我的手,但是自己的手软软的,好像没有骨头似的。怎么也拿不开我放在乳房上的手。
    我轻声在叶玉卿耳边问道:「我们也像那样玩好吗?」叶玉卿想说个「不」字,可是嘴巴一张,什么也没有说出来。因为她的乳房被我摸到之后,已经像触电似的,全身都麻木了。
    我的另一支手从她的t恤的圆领探入,钻入奶罩里,一把捉住她的肉乳。刚才被我隔着衣服摸乳已经很要命了,这下子她更丢了魂魄,一颗心好像要跳出来似的,全身都酥软了。
    她像被麻醉了似的,任我的双手一内一外地把我的乳房又搓又揉。另一张床上,郑家榆的上身赤裸,裤子已经被褪去一半。小腹下的部位光脱脱的,雪白的大腿和乌黑的阴毛清晰映衬。
    我跪在她身边,用嘴唇从她的酥胸一直亲吻到她的嫩腿。接着把她的小腿从裤筒里扯出来。郑家榆穿鞋子比我小一号,一对脚儿小巧玲珑的非常可爱。
    我捧着她的脚丫子美美一吻,然后轻轻放下。接着下床把自己脱得一丝不挂,赤条条地扑到郑家榆细白幼嫩的肉体上。
    眼看着郑家榆隆起的耻部被我那条粗硬的大阳具挤进去,叶玉卿的肉洞里也不禁好像虫行蚁咬似的。两条大腿也不受控制地颤抖着。
    我悄悄把叶玉卿的牛仔裤钮扣解开,并把拉链向下拉过去。然后将手掌伸进她内裤里,抚摸着她的耻部。叶玉卿第一次被丈夫以外的男人接触到那个部位。
    她根本失去抗拒的能力。记得我先用指尖撩拨她肉洞口的小肉粒,后又把一个手指伸进她滋润的洞眼里。
    叶玉卿激动得把我紧紧搂住不放。她很想告诉我:如果不把裤子脱下来,就要弄湿了。可还是不敢讲出口。幸亏过了一会儿,我缩回手,在床单的一角抹乾湿淋淋的手指。就开始帮她宽衣解带。
    几下手,叶玉卿身体上已经一丝不挂,寸缕无存。像一条剥了皮的鲶鱼,赤裸在我的面前。我一边欣赏着叶玉卿赤裸裸的肉体,一边迅速地把自己脱得精赤溜光。
    我卧下来双手捉住叶玉卿一对奶儿,粗硬的肉棍儿顶到了她的大阴唇。叶玉卿自觉地把双腿分开,让我那条硬直的东西充实了她正感空虚的肉体。
    她直接感觉到我比她丈夫那条比较粗而且长。在一进一退间把她很快带上高潮。
    叶玉卿已经不再去理会郑家榆那张床上的事,闭上眼睛专心享受我带给她一浪接一浪的快感。我不厌其繁地把我肉体的一部份在叶玉卿的湿润小肉洞里抽出插入。
    叶玉卿兴奋得如癡如醉,特别是肉洞里的腔壁被我的龟头的肉恿刮磨得很舒服。
    叶玉卿情不自禁地呻叫出声,我更加卖力地在她那块润地上耕耘着。叶玉卿听见郑家榆也在呻叫着,同时从她和我交合的地方传来「扑滋」「扑滋」的声响。
    她肉紧地搂抱着我的上身,使我的胸部紧紧紧贴着她的乳房。叶玉卿已经被干得高潮迭起,现在正期待着我在她肉体里喷出浆液时那一刻的感受,但是我却很有能耐。
    叶玉卿也记不清自己出过几次水,我才在她欲仙欲死的状况下火山爆发似的喷浆了。叶玉卿的阴道虽然几乎酥麻了,但是仍然感觉出我温热的精液浇灌着她的子宫,如逢甘霖般的快感。
    我没有立即离开叶玉卿的身体,我伏在她身上,仍把射精过的阳具留在她阴道里,一边抚摸着我的乳房,一边温柔的问道:「我有没有弄痛你。」叶玉卿摇了摇头,对我娇媚地一笑。良久,我才欠起身子。叶玉卿舒了一口气,望望郑家榆那张床,已经空空如也。
    正感到讶异,一阵骂俏的娇声从浴室门口传来,原来是我抱着郑家榆从浴室出来。我对郑家榆笑道:「我们要去洗洗好吗?」郑家榆笑着点了点头,我才把我的阳具从她的肉体里退出去。
    我把郑家榆抱起来,走进浴室里,郑家榆心里很感激我刚才给予她空前兴奋的性享受,就主动地为我沖洗。我也慇勤地服侍我入浴。
    在我替叶郑家榆搽肥皂液时,她又一次享受被男人玩摸捏弄的舒服感。
    我翻洗郑家榆阴道的时候,手指头搅得我又一阵子飘飘然的感觉。我抱着郑家榆走出浴室,我便把她抱到床上放下。
    郑家榆笑着问她:「叶玉卿,玩得开心吗?」叶玉卿微笑着点了点头,郑家榆伸手摸摸她的乳房说道:「好漂亮的一对乳房哟!」「你比我更漂亮嘛!」叶玉卿不好意思地推开她的手。
    我已经採取行动,伏在郑家榆身上,用舌头舔吮她的肉洞口的小肉粒,郑家榆浑身震颤着,两条大腿夹住我的头,连十个脚趾也不自觉地缩拢了。
    我轻轻拨开郑家榆的双腿,继续舔弄她的阴户,有时还把舌头深入郑家榆的阴道里搅弄。
    郑家榆又被撩起了一股慾火,很想我立刻充实她。但是郑家榆望见在眼前晃动那根软软的阳具,知道不花一点儿唇舌是不可能的了。
    于是郑家榆鼓起勇气,把那条蚕虫衔在嘴唇,还用舌头舔舔龟头。说也奇怪,那条软软的阳具很快就有了反应,它慢慢膨涨发硬。充满了她的口腔。
    郑家榆被塞得透不过气来,好把它吐出来,用唇舌去舔吮。
    叶玉卿偷眼望望郑家榆那边,我的肉棍儿已经恢复刚才玩她时的状态了,不过郑家榆仍然孜孜不倦地舔吮着。又过了一会儿,我和我几乎同时开始行动了。
    我们下床站在地毯上,把叶玉卿和郑家榆的双脚高高举起,然后把粗硬的肉棍儿插入她们的肉体里狂抽猛插。
    郑家榆突然受到这暴风骤雨般的袭击,显得有点儿招架不住。然而我并没有一点儿怜香惜玉的意思,我把郑家榆的双腿向头的方向尽量拗过去,肉棍儿劲度十足地冲击她的阴道。
    郑家榆觉得她老公都没敢这样粗暴对待她。她实在有点儿不甘心,便拚命地收缩腹肌,想表示一点儿抗拒的心理。可是郑家榆的肉洞儿偏偏不争气分泌出大量的汁水,使得我粗硬的肉棍儿仍然可以在郑家榆肉体里肆意地横冲直撞。
    郑家榆无可奈何地呻吟着,这呻吟的声音无疑又鼓励我勇猛地贯她的肉体,但是此刻郑家榆已经彻底被我征服了,她唯有乖乖地做我的洩慾工具,不过郑家榆也舒服得欲仙欲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