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十景缎 第五十七章 更多>>
 

    十景缎 第五十七章

    时间:2018-01-14 这一下回掌画圈,动作甚缓,竟然能凭空迫出如此清晰的声响,掌上内劲之强,实是非同小可。石娘子一声轻噫,暗道:「这人的内功造 诣确实深湛,对付这蒲牢太子,看来绰绰有余。」
      睚眦太子一挥长剑,叫道:「这等厉害招式,该由我睚眦先来见识!」
      说着急纵向前,剑上微发嗤嗤声响,锋芒捲起森森寒光,繁杂剑势封住向扬上身三路,方位狠辣,内力锋锐,大显肃杀之意。
      向扬右腿略弯,猛地伸直,身形借势纵出,竟自投向睚眦太子剑路之中,喝道:「就让你领教一掌!」右掌连划三个小圈,左掌凝力推出 ,掌力过处,只听一串「必必剥剥」清脆爆响,紧跟着响声一沉,如是山后闷雷。
      睚眦太子陡觉手腕一震,手中长剑如同撞上了一道无形气墙,匡啷连响,眼前银光片片飞射开来,长剑震成数截碎片,四下飞散。不及心 惊,雷掌气墙已如排山倒海一般沖压至前。他就是再好战,也不能与之正面相抗,翻身而上半空,先避其锋。睚眦太子内力修为也非泛泛,虽 然一时气窒,但迅即调息顺畅,接连两下后翻,踏落地上,左掌五指错开,右掌虚退成抓,準备再接后续攻势。
      向扬却不追击,真气下运右足,身子陡然急沉数尺,一声大喝,掌力随之急转直下,对正蒲牢太子上路击落,势如天雷轰顶,威不可当。 蒲牢太子不肯失了声威,高高倒举铜钟,左掌在锺上猛拍三下,钟声震得四野皆闻,三道掌劲并成一股巨力,自锺口朝天震出,以此迎击向扬 这一掌。
      向扬重招出击,绝不留手,但听一声轰然巨响,两人功力相沖,高下立分。
      众人耳中巨响迴荡,雷掌后劲重重轰落,自第二道后劲起,蒲牢太子的掌力已然溃不成军,「夔龙劲」如霹雳爆雷,全数打入朝向上空的 铜钟口内,山鸣谷应,震耳欲聋。
      蒲牢太子万料不到向扬内功如斯强猛,这次劲力从锺口而入,未能卸开,已先传到握住锺环的右手,登时血脉剧震,恍如身遭雷殛,比火 烧刀割犹为骇人。
      他大惊之下,一条手臂已然麻木,风雷之威贯体而过,再也拿不住铜钟,手指一鬆,放开锺环,铜钟立时被雷掌所压,落向蒲牢太子天灵 盖。
      这铜钟重达数十斤,在雷掌压迫之下,直有千百斤之力,蒲牢太子脑袋便是坚硬何如,也要头骨尽碎,死状惨不可言。
      忽见一道身影飞闪而至,叫道:「三哥!」一掌拍出,立将蒲牢太子身躯推出数尺。掌力方至,铜钟已重重落地,「咚呜」一响,泥沙飞 散,土地被撞得凹陷一尺有余,当真生死一线。出手之人一脸凶相,正是狻猊太子。
      蒲牢太子骤脱险境,不禁暗呼:「好险!」他身受威猛无匹的夔龙劲,全身功力几被销尽,身子跌跌撞撞,颓然摔倒,想要撑着起身,却 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丹田一阵逆气上涌,连喷了几口鲜血,狻猊太子忙上前扶住。
      向扬凌空一个旋身,稳稳落地,昂视四周,神驼帮诸人面上惊骇神情未退,不自觉勒着骆驼缰绳。石娘子见了这等威势,亦是暗自惊佩。
      狻猊太子回头望着向扬,道:「向兄武艺精深,令人佩服,在下来领教几招。」
      说着将蒲牢太子靠着铜钟,站起身来,朝向扬缓步走来。向扬见他全无惧色,心下暗讚:「这狻猊太子气度稳重,看来不像蒲牢太子那样容易收拾。」当下也不怠慢,凝神运气,掌心催聚九转玄功真力,静待狻猊太子出手。
      忽见石娘子上前一步,道:「向兄,庄中危急,盼请速战速决。」这一下可提醒了向扬,心道:「不错,石姑娘是巾帼庄大庄主,却受伤 如此,又被这些家伙追赶到此,巾帼庄上的战局只怕更加险恶,我可不能跟这些人拖太久。」念及此处,当即抢先出招,一招雷掌直拍过去。
      狻猊太子陡然停步,双掌一合,口中沉声念道:「羯谛羯谛,波罗羯谛,波罗僧羯谛,菩提萨婆诃!」随即双掌疾推,眼中如现华光,扬 声大喝:「南无阿弥陀佛!」
      向扬猛觉一道雄浑劲力迎来,自己的雷掌刚劲登时如陷泥淖,锋芒大减,不禁暗吃一惊:「这是什么功夫?」不及细想,左掌加拍,双掌 併力,当真是雷霆万钧之势,狻猊太子微一吐气,偏开身子,顺势将掌劲推向一侧,举重若轻地避开雷掌攻势,一个迴旋,挥掌反劈向扬胸膛 .
      雷掌威力被卸,向扬虽觉惊奇,却也绝无畏惧,翻掌格挡来招,旋即还掌。
      狻猊太子两条手臂贯尽深厚功劲,与向扬一招一招拆将下来,竟不落下风。
      但见拳掌来去,四条胳膊斗在一起,渐渐散开一层气网,两人週身一尺之地,青草均被压迫得向外折倒。
      睚眦太子眼见战况激烈,哪能袖手旁观,喝道:「姓向的,小心了!」
      掌上隐发涌浪之声,来势轻重不定,乃是龙宫派掌法「蓝涛神掌」。向扬见他掌法颇为奥妙,不弱于剑法威力,心道:「这两人比蒲牢厉 害得多,可要留神对付。」九通雷掌一掌掌击出,以一敌二,仍是攻守自如。
      狻猊太子所使功夫,乃是一位异僧传授的佛门武功,称为「大乘禅掌」,功法博大精深,温而不烈,威而不猛,实是一门绝学。那僧人知 悉狻猊太子与其余龙宫八太子个性不同,颇通禅机,一次机缘巧合之下,将这门掌法传授于他。狻猊太子修练多年,虽然未能尽解其中精要, 武功却已进步神速,犹在七太子睚眦之上,位居九龙太子之首,在龙宫派中仅不及掌门敖四海,功力非同小可。
      他自学艺有成以来,便不再和派中弟子打劫船商,自行潜心修习,以期精进。
      这日遇得功力非凡的向扬,一交上手,将「大乘禅掌」中的种种深奥诀窍一一使出,两人各出绝招,一时竟然不分轩轾。向扬打得兴起, 仰天一啸,双掌陡然打得飞快,来去奔腾,气势大开,正是「雷鼓动山川」,一掌猛过一掌,雷霆之势无穷无尽,睚眦、狻猊知道厉害,各自使尽毕生功夫,全力招架。狻猊太子以大乘禅掌的柔力抵挡,睚眦太子使一招「鱼龙潜跃」,连发暗劲,硬接雷掌。
      但听连声爆响,手掌拍击之声不绝于耳,一声声都如雷闪惊涛,惊心动魄。
      狻猊太子尚能保全,睚眦太子竭力发掌,却越来越是后继乏力,但在雷掌狂攻之下,却又抽身不得,只有咬牙硬撑。
      向扬内息鼓蕩,九通雷掌分攻两人,连绵不绝,眼见对手已全无还手之力,睚眦太子更是汗出如浆,守势渐弱,随时要败,心道:「三十 掌之内,你睚眦必败无疑。」果然十掌过去,睚眦已然疲态毕现,全凭旺盛斗志支持着。
      神驼帮帮众见此情景,互相对望,忽地放声大喊,乘着骆驼冲上前去,各拔弯刀,齐往向扬攻去。石娘子喝道:「给我退下!」手中飞石 陡然打出,铿铿连响,将众人手中弯刀一一震飞。神驼帮诸人相顾骇然,慌忙退开。
      狻猊太子心知万难取胜,暗道:「今日便是捉不到石娘子也就罢了,需得保全性命,再谋后算。」当下把心一横,内力沉凝,叫道:「七 哥快退!」双掌蕴劲,按上向扬双掌,使上黏劲,将向扬掌力缓住,顿成比拚内力之局。
      睚眦太子已然精疲力尽,向扬掌路被狻猊太子接去,心头一鬆,真气不继,登时眼前花白,险些昏去,勉力跃开。狻猊太子见睚眦脱险,当即将全身功力含于掌心,喝道:「我佛慈悲!」一身内劲赫然吐出,浑厚柔韧,刚猛如九通雷掌,竟也被排开。向扬双臂一震,情知这一下 掌力深厚之极,不能逞强硬接,略退一步,双掌急拨向左右两边,将这道大威力分化开来,运劲消解。
      狻猊太子趁隙飞身跃离,一提蒲牢太子后领,将他送上马匹,自己跟睚眦太子也疾跃上马,叫道:「向扬,在下今天认输,咱门改日再来 斗过!」
      向扬正凝气化解大乘禅掌功劲,一时不及追击,当下也不在意,朗声道:「在下随时奉陪!」
      龙宫三太子、神驼帮众人疾奔而去,毫不停留。向扬调息半晌,血气平复,一望石娘子,见她面无喜色,便道:「石姑娘,刚才截不下他 们,在下到贵庄之后,自会再收拾他们,姑娘不必担心。」石娘子将手中一枚小石收入怀里,说道:「向兄仗义相助,巾帼庄上下均感盛情, 岂敢多有相求?」
      向扬见她双腿伤口尚在淌血,当即道:「石姑娘,你先包扎伤口,我们便赶到贵庄去。」说着便要撕下袍袖。石娘子却已先行在袖子上撕 了布条,接着撕开大腿裤管,白皙的腿上血迹斑斑点点,伤势实是不轻。
      向扬见她毫不避嫌,当着他面前露出肌肤,怔了一怔,不禁有些侷促,当下转过头去。石娘子恍若无事,逕自包扎妥当,站了起来,道: 「走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