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越墙天使 更多>>
 

    越墙天使

    时间:2018-01-14 文侖和智贤在日本东丸实习了两年,在李展濠的帮助下,半年之前,紫薇和她妈妈骆贵芳已移居到香港,其表妹茵茵自然也一起同来。
    两个月后,紫薇和文侖终于结婚了。
    而骆贵芳依然和茵茵住在一起,紫薇婚后,已迁离李展濠送给骆贵芳的半山区豪宅,另送了一层豪宅给紫薇,作为她和文侖的结婚礼物。
    紫薇和文侖婚后,搬到这个位于大坑道的新居,这个单位面积极广,足有五千余平方尺,除客饭厅和主人套房外,还有三个房间,两个工人房,李展濠同时替他们请了两个家佣,却是一对夫妇,男的叫阿贵,是个年近四十的中年人,而阿贵的妻子,叫作阿萍,是个三十出头的妇人,紫薇和文侖都称呼她做贵嫂。
    结婚后的紫薇,在文侖的疼爱下,让她感觉人生是多么美好和幸福。当然,紫薇也很爱他,但唯一令紫薇不满的,却是文侖不让她继续工作,要她整天独个儿呆在家,在这些日子里,可说把紫薇闷死了!幸好母亲骆贵芳也常来探望紫薇,还不时住上一两天,使她多少能调剂一下这闷得发疯的心情。
    说到茵茵,虽然她还和志贤在一起,但她那活泼俏皮的性子,至今还没有改过来,一张嘴巴,依然像彩雀一样,镇日里吱喳个不停,依旧不时和志贤倒倒气,斗斗嘴。饶是这样,似乎二人却乐此不疲,瞧来他们是命中注定,就是一对俏冤家。
    哈!说到茵茵的性福,可就和往日不同了,自从她来到香港后,茵茵身边的蜂蜂蝶蝶,早就飞得一乾二净,叫她想不收敛也不行。前时在日本的时候,茵茵常挂在口边的一日三次郎,今日连个影儿也没有了,紫薇也不禁为她这个浪女而感到辛苦!
    但紫薇回想到自己,确也不该这样称呼她。紫薇自和文侖一起后,在这两年间,她何尝不是摇身一变,变成一个纵情纵慾的浪女。尤其在婚后,她渐渐感到自己潜在体内的性慾,竟变得愈来愈炽热旺盛,终日需索无度,甚至可用「慾求不满」来形容。
    最终,她在一个骤然而来的情况下,却做出一件越轨的事情来。
    婚后不久,骆贵芳时常对她暗示,希望她和文侖尽快生个小孩子,得个乖孙儿抱一抱,但二人却全没这个意思,暂时实不急于要什么小孩子。
    而文侖在李氏集团里,始终上不了董事局的主干位置,可能是被他的预知超能力所累,若在生意的秘密上来看,他这种持异的超能力,李展濠对他不免存着一点顾虑!但他在集团里,已是饮食部的顶尖儿人物,可谓是数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总经理高职了。
    今晚文侖吃完晚饭,正埋头在房间的电脑前,他自从登上这个高职,公作便忙得不可开交,文侖不时会把公事带回家中,总要耗上一两个锺才能停止,这种事情,对他而言已成为习惯了。
    文侖也知道紫薇最怕的是一个「闷」字,而且紫薇每日见他回来,总是爱赖在他身边钻,向他撒娇歪缠。文侖为了每晚能多陪这个娇妻,便把手提电脑带到房里来,再不躲在书房里工作。这一点确令紫薇非常感动,也让她知道,文侖是多么地注重她。
    这个主人套房相当大,约有七百多平方尺,并一个异常宽敞的豪华浴室,铺就了雪白色的云石地台,墙身嵌有名贵的雕花瓷砖,镀金的水咙头,全自动水力按摸浴池,让人躺仰在其中,充分享受到一股满足的舒服感。便因为拥有这样一个完美的房间,紫薇除了吃饭或招呼朋友外,这个房间便成为她日常的小天地,极少会到外面的客饭厅闲晃。
    在一个舒服的热水浴后,紫薇从浴室走出来,见文侖正聚精会神的盯着电脑屏幕,手里却敲着身前的键盘。紫薇一面用毛巾抹着湿淋淋的秀髮,一面向丈夫缓缓走去。
    文侖感到她的接近,停下手上的工作,回过头来向她微笑道:「过来,坐在我这里。」他拍拍自己的大腿。
    紫薇望见他那对深邃而充满慾望的目光,便知道他要什么!文侖这份率直的热情,使紫薇永远无法抗拒他,这也是她眷恋文侖的地方,更何况的紫薇,确正有此需要。紫薇把毛巾放在矮柜上,顺从地横坐在他大腿上,双手亲热地围上他脖子:「怎么了,你工作还没做完,便想缠人家。」「难道你不想要我么?唔……」文侖性感的嘴唇,已印上她的樱唇。
    真是好甜美,文侖的吻,总会让紫薇深深陶醉,且又如此地炙热有力,充满着性慾的索求。他的温暖、味道和神奇的男人气息,在在都能够把她宁静的思绪淹没,逐渐成为他的俘虏。
    二人的舌头贪婪地缠绕在一起,彼此在对方的口腔里挑逗往来,紫薇紧紧攀附着他,同时感到他的大手已握住她一只乳房,正在温柔而缓慢地搓捏着。
    每晚沐浴后,紫薇早已习惯不戴胸罩,身上只披着一件宽大诱人的浴衣,随时方便丈夫来淫乐。紫薇更知丈夫的喜好,总爱抚玩她的乳房。文侖常对她说,握着她的乳房,却是一种莫大的享受。
    确实,紫薇在结婚后,她原本已美得让人心悸的清纯俏脸,这时更多添了几分妩媚,确让任何男人看见,总不捨把视线离开她。而她这副好身段,也显得更是丰满迷人,纤腰丰乳,比婚前更见突出。而她胸前一对美乳,除了浑圆饱挺外,握在手里,却充满着青春的弹性,在在的优点,紫薇当然比谁都清楚,但出在文侖的口中,多少也令她感到有份自豪和满足。
    当文侖另一只手摸向她双腿时,紫薇的身子不禁微微一颤。她突然强忍体内的慾火,竟按住他那贪婪的大手,送上一个迷人的笑容,柔声道:「你还没洗白白,浑身都是汗味,秽巴巴的,你想和我摇摇,便得快去给我洗个乾乾净净。」「弄完再洗吧,我等不及了!」怪手又再度伸向她胯间,还不羁地用手指在她的柔嫩处按抑着。「唔……」紫薇呻吟了一下,她知道再这样弄下去,自己体内的原始慾火,必然一发不可收拾。
    「文侖不要嘛,乖……听我的说话,洗完澡再给你弄好么?」再次按住他的手,让他不能得逞。
    文侖不情不愿的耸耸肩,把她轻轻推开。紫薇站了起来,好让他离开,岂料文侖突然把她横身抱起。
    这骤然而来的粗鲁举动,令紫薇轻呼了起来,她明白文侖所图,知他是要抱自己到床上去,心中也不由暗暗一喜。
    几秒钟后,紫薇发觉是想错了,原来文侖竟把她抱进浴室去,才一放下她,便动手把她的浴衣扯了下来,让紫薇全身赤条条的站在他身前。没过多久,文侖也和她一样看齐,身上已是寸丝不挂,彼此裸裎相对。
    看来文侖是急不及待了,他没有跨进浴池,拉着紫薇来到莲花蓬,在温热的水花下,不但没有沖掉文侖体内的慾火,反而令他慾念更趋炽烈。
    紫薇望向丈夫那昂首亢奋的阴茎,见他早已笔直朝天立起,立即令她兴奋不已。文侖卓立在她身前,要求紫薇为他吸吮。
    这时的紫薇己是淫慾横生,自当不会拒绝他的要求。不知为何,每当紫薇望见男人粗壮的阳具,就有一股想要含玩的感觉。紫薇实在爱死他这根好宝贝了!
    她望着这条巨龙,心里不由暗自想道:「这根让她欲仙欲死的大阳具,虽然龟头不及他的大,但粗长确也不输于他呢!」她一想到那个男人,一股淫火猛然暴升,子宫竟然酥痒起来,淫水也不自控地汹涌而出。
    紫薇乖乖的蹲在地上,跪在他跟前,文侖自动分开双腿,像有意向她夸耀自己的巨大般。紫薇不再犹豫,伸出纤手把他握住,一上一下为他套动起来,而另一只纤手,却抚摸着他的阴囊,一面仰头向前,含住他的阴茎。
    只见紫薇用双唇紧紧箍住他,灵活的舌头,俏皮地搅动着他的龟头。紫薇坦白承认,确很喜欢用口玩弄男人的龟头,尤其是能把他弄出阳精来。
    文侖的阳具确也不少,总把她的小嘴填得堂堂满满,紫薇知道文侖怜爱她,决不像那个男人,用他的巨物粗暴地顶撞,狠命深插她喉头。但那种犹如受难的感觉,却令她极度的沉醉。
    在紫薇心中,对文侖这份斯文得过份的怜爱,不免又恨又爱。恨的是他不够激情,爱的是他那股温柔,而这两方面,都是让女人最想拥有的。
    文侖喜欢紫薇的嘴唇自由发挥,每当紫薇用舌尖舔他马眼时,文侖总会发出满意的轻歎,随着紫薇的吸吮,同时会发出舒服的「啊……嗯……」呻吟声。
    今日也不例外,只见他颤着声音,喘息道:「啊!好爽……你的小嘴总是弄得这么舒服,我已经被你吃上瘾了!」紫薇听到他的说话,不禁抬起头来,温柔地向他报以一笑。丈夫的讚美,确实令她感到特别甜蜜,毕竟文侖是她的丈夫,不同那个男人,但她每当想起那人时,紫薇却不敢否认自己不喜欢他,便是这个原因,她对文侖的不忠,不免深感愧疚,只是她实在身不由己,自从和那男人好后,他的举动,他的言语,还有他那惊人的技巧和性耐力,着着足以今她深深迷醉,那个深渊犹如无底深潭般,竟已愈堕愈深,似乎再也不能自拔了!
    这时的紫薇再难忍受了,阴道的淫水,已开始氾滥成灾,她站起来,面对面拥抱住他,淫蕩地用那傲人的乳峰抵向他胸膛,摆动上身磨蹭他。紫薇因淫火大盛,乳头早已发硬起来,这样一磨,登时被挤压得左右滚动。双乳带来的快感,让紫薇不由「啊!」的叫了一声,实在太舒服了。这份快感,让她几乎忘了形骸,口里叫道:「文侖,快来插我,用你的大阳具填满紫薇的阴道。」文侖听后也不禁一怔,虽然彼此已是夫妻,但紫薇向来文静秀雅,这种淫词浪语,决不像出自这个温文清纯,出尘如仙的美女口中。可是最近这个月来,紫薇平素的腼腆矜持,却不知跑到那里去?
    他心里虽是这样想,却也不甚萦怀,只道她深爱着自己,所以会这样。况且夫妻床上之事,本来就该尽情放纵,无须有什么顾忌才是。文侖又怎会料到,紫薇的言行骤变,却是来自另外一个男人。
    文侖抱她在怀,紫薇已急不及待地主动抬起一条腿,围缠到他腰肢。文侖配合她的举动,用手抬着紫薇的大腿,而紫薇却淫蕩地握住他坚挺的阴茎,不住在自已嫩唇处抑磨,接着把他的龟头往内一塞,推进自己的身体里,紧窄的花穴,已把那龟头箍住:「把你的阳具抽进来,紫薇受不住了!」只见文侖微微一笑,腰桿用力一挺,便把阴茎插进半根。
    被阳具深入的胀满感觉,令紫薇爽得浑身一颤,她配合地一揍,阴茎已顶到深处,一股快乐的满足呻吟,立即响遍浴室。
    文侖抬着她腿臀,不停地反反覆覆抽戳。
    紫薇双手紧紧围住他脖子,而文侖每一深投,均直顶进她的子宫里。紫薇本来就天生浅窄,总是无法全部容纳他的巨大,但他的深入,往往能激进她的子宫颈,撑开她深处的嫩肉。而这种深进的方式,却是紫薇自己的要求。
    她还记得,文侖第一次闯进子宫颈,她痛得泪水狂滚,却死命地屏息忍受着,但到得后来,已成为她一种无尚的享受。
    这时的紫薇,正感受到他的强猛冲击,使她的身体在他怀里波动着,这种猛烈的感觉,太令人兴奋了,紫薇美得全身发烫,不得不放蕩地呻吟,脑袋也渐感头晕目眩。随觉文侖抵紧住她的子宫,射出热情的精液。紫薇浑身一爽,跟住也丢了,渐渐瘫软了下来。二人稍作休息,再在浴缸来个鸳鸯戏水,才恩恩爱爱地裸拥着离开浴室。
    他们来到宽大的床上,文侖让她安静地仰躺下来,接着温柔地在她身上移动。文侖那温热的双唇,吻遍了她白润如雪的肌肤。紫薇忘情地将他抱紧,好让自己能感到彼此狂烈的心跳。文侖的双唇,终于贴上她的唇,柔软的舌头进入彼此的口中,需渴地吸取对方的甜蜜。
    良久的炽热拥吻,终于让二人融为一体,彻底地感受对方的生理反应,挑起彼此强烈的慾望,文侖的手已滑上她的乳房,继而敏感的乳头,赤落在他手指中,令紫薇再不顾一切地回应他,挺起自己的丰乳,热情地接受他的把玩。
    文侖很温柔,让她能清楚地享受被抚摸的畅快滋味,也让她感受到被丈夫宠爱的幸福。
    紫薇开始感到浑身燥热,他硬挺的阳具,已被她用紧闭的双腿夹住。紫薇轻轻地用腿侧搓动他,使他呻吟起来:「紫薇,你想叫我发狂吗,我已经忍得很辛苦了!」他粗嗄沙哑的声音,确让紫薇了解他的痛苦和难耐。
    文侖突然翻身而起,骑在她身上,而他这个位置,使紫薇清楚地看到他那过人的阴茎,他真的很粗长,虽然她到目前为止,还只是接受过三个男人,一个是在日本认识的洋平,一个就是那个今她死去活来的男人,其次便是她深爱的丈夫文侖。
    洋平便不用说了,他的家伙,实在无法和文侖相比,而那个男人,虽然龟头巨大,但论粗长坚硬,却和文侖不分上下,各有所长。紫薇和茵茵闲聊时,每当谈及男人的那话儿,在她口中所说的比例,他已知道文侖和那人的份量,在东方人而言,已是相当不错了。
    这时,文侖正托起她一只乳房,用他的龟头撞击她的乳尖。紫薇看见他这淫霏的举动,心中又是一蕩,瞪大眼睛望着他的龟头,颤声道:「啊!好痒。」本已发硬的乳头,这时更显挺立,她不甘示弱,双手不住抚摸他的大腿根,用小手托起他的阴囊,轻轻地搓玩着。文侖受她这样一弄,乐得闭上眼晴呻吟起来。
    紫薇知道他舒服,更是愈益放肆玩弄他,还以另外一只手,代替了文侖握住阳茎的大手,把他的马眼挤擦自己的乳头。
    文侖这回可受不了,他转过身来,伏到她胯间,鼻尖已碰上她的阴唇,紫薇打从心里就喜欢男人为自己口交,每当男人柔软的舌头闯进阴道时,那种激烈感,在在都令她快要疯狂。文侖分开她双腿,开始舔她的阴户,同时把跨在紫薇身上的臀部提高,粗长硕大的阴茎,正好抵在紫菽的脸颊上。她当然不会放过这美点,马上握住他阳具,已见他的马眼渗出泪滴,惹得她兴奋异常,忙以舌尖把他舔抹掉,接着张大樱唇,把龟头含进嘴中,晃着脑袋为他套弄起来。
    随觉文侖的舌头已深进她阴道,就像阳具出入般,自动抽插起来。紫薇不由低呜一声,清楚地感到由腿间传来的磨折快感,而且快速地蔓延到全身。
    紫薇难以按忍体内的快感,她需要文侖粗大的阴茎,疯狂地插弄她、填满她,忙喘气道:「干我,紫薇要你的肉棒,不要舌头。」紫薇握住他的阴茎叫着。
    当文侖跪坐在她胯间时,紫薇再次握住他阴茎,对準自己双腿间的幽穴:「文侖来吧,我爱你。」文侖听得心头发热,抬起她双腿,缓慢地进入她早已湿淋淋的阴道,一下子便插到她的最深处,再拉出她的阴道口,忽地文侖一个用力深进,直撞到她的子宫处。
    紫薇的慾望马上得到充实的缓解,身子也不自禁颤慄起来。
    文侖开始奋勇挺动,强而有力的腰肢,一挺一抽的,肉棒每一次抽插,均抽离她的阴门,把她的阴道撑开又复合,又再次彼撑开,在紫薇滑润的甬道不停地进出。
    这种感觉实在太美妙了,让紫薇感到说不出的舒爽。只见淫水开始不断涌现,从她的腿根往下慢慢流泻,高涨的情慾,使她不自觉地抬高臀部,同时双腿围上他那强横的腰臀,更方便文侖深入她,戳刺她那娇嫩花蕊。
    天啊!紫薇心里喊叫,文侖的温柔抽插,不慢也不快,节奏相当适中,让她更能清晰地享受被阳具拥刮的乐趣,也让她感到阴道被龟头厮磨的蠕动。紫薇併拢起双腿,她知文侖喜欢自己这样挤压他,而这样缩紧阴道,也令她得到更强烈的快感。没过多久,紫薇已给他操得头昏魂消,飞到云端去似的。
    文侖望着眼前娇美迷人的爱妻,胸前那对浑圆的美乳,在自己激刺下,不住上下颤晃,幻着一浪浪诱人的乳波,不由看得慾火焚身,连忙伸出双手,捏玩着那对晃动的乳房。这样无疑更大增紫薇的快感,终于高潮来临了,大量的阴精,由她深处狂涌而出。
    但文侖仍没有满足,大概刚才他已射了一次吧,今回的耐力,变得特别持久猛烈。紫薇被他狂插一轮,淫慾再度给他弄起,叫道:「啊……文侖,你好厉害,快要插死紫薇了!再要深一些,插进我的子宫去……让我感受你的龟头闯入!」再过片刻,紫薇已是浑身乏力,软软的仰躺着,只张开双腿,任由文伦操干,而她的双乳,也因他的把玩下更见坚挺,放蕩地引诱着文侖向她摧残。
    就在紫薇迷失在快感的当儿,忽觉文侖把阳具抽离她的身躯,紫薇正感奇怪,文侖的肉具又用力地撑开她的阴唇,直插到最深处,再次这样又抽离又深进,不停地反覆这动作,而那股力度,却比刚才重猛得多了。紫薇登时被他干得慾火重生,把一双腿儿大大的分开,配合着他的阴茎更彻底地抽插。
    「啊唷……好美啊……万万不要停……用你的大阳具出力插我……紫薇快要美死了!」她开始放浪地叫嚣。 
    紫薇确实太兴奋了,一浪浪的快乐电流划过她全身,划过她体内每一个细胞,接下来文侖不再插离她身体,改用正常方式在她阴道插弄,但频律却愈插愈快。紫薇知道他快要完蛋了,就在文侖用力紧握她双乳时,龟头已抵住她子宫。紫薇清楚地感到,文侖炙热的肉棒正在她体内不停地跳动,紧接着另一股灼热的液体,突然激射而出,恰巧填补了她的失落和空虚。
    二人紧紧的拥抱着,让也没有动,而文侖的阴茎,仍是留在她体内。紫薇很满意这种感觉,她能感受他在自己体内的软化。
    文侖把头埋在她乳沟,不住地喘息,而紫薇也是浑身无力,但她知道,自己和文侖必须要再次淋浴,沖净身上的汗水,才能好好睡一觉!
    浴后二人卧回床上,紫薇亲暱地依偎着文侖。刚才共浴之时,文侖却对她说,明天一早便要去日本,回东丸办点紧要事。自从文侖在日本实习回来后,每月总要返回日本东丸一次,一般只须两三天便能回来,对紫薇来说,她已是见怪不怪,便问道:「今次你要留多少天?」文侖轻抚着她的秀髮,徐徐说道:「今次会留多一阵子,因广州的店子将要营业,也是国内首间分店,有很多事必须要和东丸办妥,相信要六七天吧,但你放心,我每日自会给你电话,若有要事找我,给电话到太阳神太子饭店找我便行。」紫薇点头嗯了一声,又道:「今次去这么久,让我给你收拾一下行李吧。」待她直要起身,却被文侖拉了回来。
    只听文侖道:「不用了,到时需要什么,我自己买就可以了。睡吧,明早乘七点钟飞机,我六点前便要赶到机场。」紫薇无言可说,把诱人的身子趴在他身侧,不用多久,二人已进入梦乡。
    [全文完]